當前位置:主 頁 > 職場故事 >

窮忙人生

時間:2020-03-20 作者:阮一峰 點擊:

  香港曾有一檔電視真人秀《窮富翁大作戰》,專門邀請富人體驗窮人的生活。有一期主人公是田北辰。他的父親田元灝是香港紡織界的頭面人物,人稱“一代褲王”。田北辰畢業于康奈爾大學電子工程專業,又讀了哈佛大學MBA,回港后創辦了服裝品牌G2000和U2,是很努力的“富二代”。他崇尚自由競爭和人生奮斗,座右銘是“如果你今天對自己滿意,明天就會被淘汰”,一直宣揚“如果你有斗志,弱者也可以變成強者”。

  但參加了這次節目后,他發生了180度轉變:“這個社會在極嚴厲地懲罰那些沒條件讀書的人。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。在強弱懸殊的情況下,只有弱者越弱,越來越慘!”

  原來,節目組請他體驗了兩天清潔工的生活。他的薪資是每小時25港幣,每天的生活費只有50港幣,住在只有1.6平方米的籠屋,月租1350港幣。所謂“籠屋”,外面看著像衣櫥,門一拉開,里面只能放下一張床,關上門四面全挨著木板墻,東西都掛在墻上。就這種條件,房產中介還稱它為“豪華籠屋”,因為還有更低檔的,600港幣,就是在馬桶上放一塊木板睡人。

  上班時間是早上五點,地鐵頭班車還沒開,只能坐夜宵巴士,車費是13港幣。田北辰驚呼:“這怎么坐得起!”好不容易熬到午飯,只有15元預算,但大部分飯要20元,他最后只能坐在街邊,就著白開水嚼干糧。吃完還要抓緊時間躺在花壇上休息一會兒。做滿9小時,可以下班了。但真正的清潔工為了養家糊口,還要上夜班,一天在外近17小時。田北辰說,因為只有兩天,自己才有斗志堅持下去。如果要做一個月,就太絕望了!

  “沒有學歷、技術的人,為了活下去,不是住籠屋就是要工作到半夜,對于他們,最重要的事情是下一頓吃什么,怎么會有時間和精力去思考未來怎么發展?來來去去都在死胡同!”這種人生,社會學家起名為“窮忙族”。

  內地也有越來越多“窮忙族”。舉例來說,據報道,2016年上海送外賣最多的快遞員,是一位叫何文妹的中年女性,至少送出了12214單。即使全年無休,每天平均也要33單,從午飯時間一直送到深夜。這種強度的勞動,每年能有多少收入呢?每單快遞費是8元,一年總收入在10萬元左右?鄢娖抠M、車輛維護費、通信費等,凈收入大概還能剩8萬多元。大部分快遞員的收入,應該還遠不如她。

  將來的“窮忙族”,還會有很多受過高等教育、在寫字樓工作的白領。年輕人如果沒有家庭支持,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出人頭地,會越來越難。因為單靠工資收入,已不足以積累財富了。

  總的來看,下一代青年不太可能像上一代有那么多機會。經濟增長已經開始放緩,人口增長高峰已經過去;除了高科技,幾乎所有行業都不會有以前那么高的增長率。

  2015年,社會工作者藤田孝典調查日本的老人群體。他發現,很多人年輕時都拿過中產階層的薪水,但年老后淪落到社會底層,七老八十還要當廉價勞工。藤田孝典稱他們為“下流老人”(底層老人)。他們有三大特征:收入極低,即使依靠政府補助,也難以維持健康飲食;存款不足,一旦碰到突發事故或疾病,就會面臨崩潰危險;老無所依,子女連自己都養不起,更遑論贍養老人。“下流老人”的根源就是錢花光了,人還沒死。日本媒體還發明了一個詞“老后破產”,這就是長壽的噩夢。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