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 頁 > 校園故事 >

一個素不相識的韓國女人

時間:2011-12-24 作者:admin 點擊:

   北大西門外有一溜館子;叵汩w處在西門外一個僻靜的巷子里,是一對韓國夫婦開的店,據說那位韓國丈夫的韓式菜做得非常地道,那位韓國太太又異常美麗,所以店雖不大,價格卻是不菲的。平常在回香閣進出的都是留學生或者北大的教授,普通學生是輕易不敢進去的。
   可偶爾也有頭腦發昏的學生,比如我。
   斗膽進回香閣是為了小慕,小慕是外文系的系花,也是我暗戀了四年的女孩。外文系的女孩都冰雪聰明,一頓沒有理由的奢華的晚餐,或許足夠暗示一個學兄的心思———這也就夠了,我本不要開花結果的。
   回香閣果然是不同的,小而且安靜,餐巾是雪白的,碗兒碟兒杯兒都呈一種通明透亮的潔凈。在前臺的女子有些年紀了,想必就是傳說中的老板娘,穿著紫色的韓式長裙,上有隱約的褐色小花,襟間是大大的蝴蝶結,是絳紅的,襯著她素白的臉,有種驚心動魄的美。
   但更讓我驚心動魄的是女招待拿過來的菜單,只是匆匆一瞥,我的手就忍不住抖了起來,天哪!所有的菜價都在三十元以上,雖說是有備而來,可這價目也太高了,遠遠超出了一個學生的料想。袋子里只有不到二百塊,是我下半個月的伙食費,之所以都帶來,并非要傾囊款待小慕,只是想預備寬點,以免在小慕眼皮底下失了面子?擅孀雍豌y子相關,這是身為男人的我的無奈。此時菜單就在我手上,我低頭仔細地看———心思卻全不在花團錦簇的菜名上,我匆忙計算的只是價格。店里有冷氣,可我依然滿面通紅,汗一個勁兒地往下流。小慕一臉端莊地坐著,但我不用抬頭也知道,她流轉的眼波一定斜斜地掃過了臨窗的那張桌子。那兒有一對戀人,看樣子是留學生,滿桌的盤盤盞盞,山清水秀,那排場,在進來的時候,我也看見了的。點什么呢?胡亂地點了幾個菜———反正都沒吃過,有什么區別呢?至于酒,是小慕的主意,喝干紅吧,小慕說,干紅美容。小慕說了什么,我全聽不清,只一心一意地在后悔,后悔進了回香閣,也后悔沒有多借些錢來。
   老板娘就是這個時候過來的,帶著韓國女子特有的溫婉笑容。她的漢語講得不是很好,但是加上手勢,我和小慕還是明白了她的意思:因為干紅是很厲害的,學生不能喝太多,兩杯就夠了;還有菜,也不用那么浪費,來兩份小牛排就好了。她們店里的牛排可是很有名的,并且今天是她的生日,每個顧客都能得到一份免費贈送的小菜。最后老板娘微微地側傾著頭,笑吟吟地問我們:這樣可以嗎?
   何止可以,我簡直歡天喜地,真是行到水窮處,卻見百花媚。我和小慕的話題聊得很遠,從校園初識到臨別的心情。我偶爾也會抬頭看看前臺,總能碰上老板娘溫柔的笑容。多么美麗!這個韓國的女人。
   買單的時候,小慕去門外等我,老板娘找零,看著玻璃門外小慕的背影贊嘆道:你戀人好漂亮!突然又調皮地拍拍自己的臉對著我說:男人的臉皮,很薄的,在戀人面前傷不起。留在老板娘唇邊的笑意是意味深長的、知已般的,仿佛我剛剛和她一起密謀了一件彼此心照不宣的事情。
   一時我如醍醐灌頂,恍然大悟,之所以不讓我們要一瓶干紅,并非它真能醉倒我們;之所以不讓我們點好幾個菜,并非真的很奢侈(那些留學生不是點了一桌菜嗎?),只是因為老板娘看出了我的窘境,看出了我的驚慌和為難,所以才前來幫我解圍,所以才有了老板娘的“生日”!做酒店生意的,每日閱客無數,看人或許都是火眼金睛。
   本該遭受難堪的場合,卻逃過了難堪,拯救我逃過此劫的是一個素不相識的韓國女人。
 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